主办:中国建筑材料联合会 中国建筑材料企业管理协会全国建材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承办:北京国人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高耗能行业低碳转型有了“调节阀”“催化剂”

来源: 中国改革报 中国建筑材料联合会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02日

编者按:

高耗能行业是我国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碳排放大户。为如期实现2030年前碳达峰、2060年前碳中和的目标任务,需要进一步做好高耗能行业节能降碳和绿色转型等工作。为此,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五部门先后联合印发《关于严格能效约束推动重点领域节能降碳的若干意见》和《高耗能行业重点领域能效标杆水平和基准水平(2021年版)》,聚焦高耗能行业重点领域组织实施节能降碳技术改造。为推动相关文件落实,有力有序有效开展好重点领域节能降碳工作。

1638440665904016.png

高耗能行业重点领域有了

能效标杆水平和基准水平

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五部门印发通知,科学界定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五大行业相关重点领域能效标杆水平和基准水平

冶金、建材、有色、石化、化工等传统产业,多数是基础性行业,对下游产业链发展至关重要,是促进我国经济增长、保持世界制造大国和国际市场竞争力的重要基石。但上述行业在能耗和碳排放问题上却面临着“两难”:一方面,推动其节能降碳和绿色转型,是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关键所在;另一方面,这些行业的高耗能属性主要由产品性质和工艺特点决定,又不能简单一限了之。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五部门印发了《关于发布<高耗能行业重点领域能效标杆水平和基准水平(2021年版)>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在落实《关于严格能效约束推动重点领域节能降碳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了需要改造的高耗能行业重点领域、改造目标、改造时限以及配套支持政策等内容,引导相关行业企业实施技术升级改造,提高能效水平,为如期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供有力支撑。

标准引领 有据可考

明确、量化的标准是重点行业节能降碳的重要依据,是高质量发展的“调节阀”,更是绿色低碳转型的“催化剂”。

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监测中心刘满平表示,推动重点行业节能减碳首要前提是要对不同行业的能耗水平、碳排放和能效标准等做到“心中有数”,大致知道该行业在国际国内处于什么样的水平,这样才可以通过横向和纵向对比,寻找行业自身存在的差距和改善的空间,以此倒逼行业节能降碳。

刘满平解读说,此次印发《通知》的首项任务即为突出标准引领作用,强调高耗能行业能效标杆水平主要是对标国内外生产企业先进能效水平确定,能效基准水平主要是参考国家现行单位产品能耗限额标准确定的准入值和限定值,根据行业实际情况、发展预期、生产装置整体能效水平等,统筹考虑如期实现碳达峰目标、保持生产供给平稳、便于企业操作实施等因素确定,并科学划定了25个重点领域能效标杆水平和基准水平。

“发布能效水平指标是推动行业节能降碳的关键一环。”中国化工节能技术协会秘书长李永亮评价说,一是为加强高耗能行业“两高”项目管理,引导企业实施节能降碳改造提供了重要依据;二是为科学、有序、分类推进节能降碳工作提供了关键参考指标。

以磷化工产业为例。据石油和化学工业规划院副总工程师高永峰介绍,“十三五”期间,磷铵单位产品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4.9%,但也存在能耗标准修订滞后等问题。“如黄磷、磷铵的国家强制性能耗限额标准分别为2015年、2012年发布,已不符合当前行业绿色低碳发展的要求。”

高永峰表示,《通知》提出的能效标杆水平和基准水平,既在现有的能耗限额标准上有了大幅提升,又充分考虑了行业能效现状实际和未来能效水平进步预期。“黄磷能效标杆水平比现有能效限额标准的先进值提升8%,目前仅黄磷行业能效领跑企业能达到该水平。”

“《通知》设置的指标值既有一定的超前考虑,但又不会过于激进。”国家节能中心国际合作处处长时希杰说,这些指标都经过行业专家多轮次反复探讨、充分论证,大多数企业通过努力是可以实现的,具有较强的引领作用。《通知》也提出,将根据行业发展、技术进步等情况,补充完善和动态调整相关指标值,体现了与时俱进的工作要求。

分类指导 精准施策

在科学确定高耗能行业重点领域能效水平后,需要以此为基准,针对不同行业发展特性,分门别类提出针对性的举措。刘满平认为,在众多工业门类中,产业特性千差万别,节能降碳要求也存在较大差别。对于重点行业节能减碳,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一概而论,而要区别对待,合理分类是推动重点行业节能减碳的正确方式。

《通知》强调,要分类推动项目提效达标。对拟建、在建项目,对照能效标杆水平建设实施,推动能效水平应提尽提,力争全面达到标杆水平;对能效低于本行业基准水平的存量项目,引导企业有序开展节能降碳技术改造,提高生产运行能效,坚决依法依规淘汰落后产能、落后工艺、落后产品。

时希杰在作解读时谈到这样一个细节:《通知》聚焦高耗能行业中碳排放较高的部分重点领域,没有简单将高耗能行业的所有子行业纳入改造范围,例如,炼铁、乙烯、传统煤化工、玻璃、陶瓷等,并具体到工艺层面,做到了精准施策。

以化工产业为例,将于2022年1月1日起执行的《高耗能行业重点领域能效标杆水平和基准水平(2021年版)》,对炼油、煤制焦炭、煤制甲醇、煤制烯烃(乙烯和丙烯)、煤制乙二醇、烧碱、纯碱、电石、乙烯(石脑烃类)、对二甲苯、合成氨、黄磷、磷酸一铵、磷酸二铵等14个化工重点领域能效标杆水平和基准水平作了明确规定。

“现代煤化工项目投资体量较大、工艺流程复杂、建设周期较长,推动企业实施节能降碳改造升级,应加强差别指导、分类处置,妥善处理好存量、在建和拟建项目的关系,确保现代煤化工企业生产供给总体平稳。”石化联合会煤化工专委会副秘书长王秀江深有体会。

《通知》从行业发展实际情况出发,提出对需开展技术改造的项目,各地要明确改造升级和淘汰时限(一般不超过3年)以及年度改造淘汰计划,在规定时限内将能效改造升级到基准水平以上,力争达到能效标杆水平;对于不能按期改造完毕的项目进行淘汰。同时,坚决遏制高耗能项目不合理用能,对于能效低于本行业基准水平且未能按期改造升级的项目,限制用能。

“这种分类处置方式,体现了‘有保有压、奖优惩劣’的工作导向,有利于倒逼能效水平较低的企业加快节能降碳改造升级步伐。”王秀江表示。

多措并举 科学有序

高耗能行业重点领域的节能减碳涵盖众多领域,涉及政府、产业、企业、公众等多个主体利益的博弈,单纯地依靠政府或市场、单项政策是绝对不行的。刘满平表示,需要坚持政府和市场“两只手”共同发力,多措并举,采取技术、经济、宣传、法律法规等多种政策来做支撑和保障。

而科学有序是推动重点行业节能减碳的必然要求。刘满平表示,重点行业节能减碳工作时间紧、任务重、困难多、挑战大,既不能对节能减碳心存畏惧、畏手畏脚,又不能脱离实际,过于激进或好高骛远。《意见》和《通知》均提出推动重点行业节能减碳要做到科学有序,合理把握政策实施时机和节奏,确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和经济社会平稳运行。

值得关注的是,《通知》为企业提供了过渡期,充分考虑到了不同企业的接受程度。“对于存量项目改造,合理设置政策实施过渡期,分批组织实施,将有效避免行业生产供给大起大落,也是避免‘一刀切’管理和‘运动式’减碳的具体体现。”时希杰表示。

能效水平指标充分发挥作用,需要形成政策合力。比如,在经济政策方面,《通知》和《意见》提出推动金融机构在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前提下,向节能减排效应显著的重点项目提供高质量金融服务。李永亮建议,行业组织应加强与金融机构合作交流,依据技术改造企业清单,发挥专业技术优势,为金融机构在进一步细化支持政策时当好“智囊”和“参谋”。

在技术政策方面,《通知》和《意见》要求加快先进成熟绿色低碳技术装备推广应用,李永亮建议引导科研院所和节能服务机构,围绕提高能源使用效率的共性关键技术、成套装备开展攻关,并充分发挥行业协会、中介机构的专业基础和信息优势,搭建高水平节能降碳技术评价与推广平台。

在宣传引导方面,《意见》提出发布能效“领跑者”名单,形成一批可借鉴、可复制、可推广的节能典型案例。李永亮建议有关方面及时总结良好经验做法,通过会议、出版、展览等多种形式进行广泛宣传,营造鼓励先进、鞭策落后,全社会共同推动重点行业节能降碳的良好氛围。

综合施策是推动重点行业节能减碳的强大保障。时希杰认为,《意见》和《通知》兼顾了节能降碳和经济平稳运行,坚持了系统观念和全局思维,提出了多项配套支持保障政策,既有金融服务、税收优惠、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示范等激励性政策,也有阶梯电价、节能监察、环保执法等约束性举措,体现了“激励与约束相结合”的理念。